欢迎访问TTT讲武堂官网站http://www.px820.com

拉低你工作水平的判断陷阱

2019-08-13 13:52:06 admin 4

我们的大脑很智慧,但它有时也很愚蠢,总是会时不时地掉入各种各样的判断陷阱。其中有五个判断陷阱,不仅会经常地误导我们的工作,而且我们往往还不自知。

152977604631947477.jpg

 判断陷阱一:高估个别例证

 

上周,一位跟人创业了七个月的95后小姑娘准备暂时告别创业回去原公司工作。

 

要退出的理由,一二三条小姑娘都想得很清楚了,但跟老板聊过后就又犹豫了,因为她提出的理由被老板逐一驳回了,最关键的是她觉得老板讲得好有道理。

 

比如,她其中一条理由是,自创业以来每月只领1800元薪资,但就这1800元工资也已经三个月没发放,已经影响到个人生存了。

 

就这条理由老板给了一个很好的回复,他以前工作的公司有一个老员工2年没拿工资,现在是公司高管,从一个基层员工做到了全能。

 

她听后就很动摇了:别人成为高管两年没领工资,我才三个月,再坚持坚持弄不好就……

 

到这儿,这位95后小姑娘已经成功掉入“高估个别例证”的判断陷阱了。

 

高估个别例证主要是由幸存者偏差引起的。

 

幸存者偏差是一种常见的逻辑谬误,它的意思是说,当我们取得信息的渠道仅来自于幸存者时(因为死人不会说话),此信息可能会与实际情况大不相同。

举个通俗的例子来理解下。

 

某动物医院惊奇地发现,从9层及其以上楼层坠落的猫咪的死亡率仅为5%,从不足9层的楼层坠落的猫咪的死亡率为10%。

 

于是这个医院的医生推断,这是因为从较高楼层坠楼的猫咪能够将身体展开,形成一种降落伞效应,从而导致死亡率更低。

 

事实果真如此吗?

 

恰恰相反,因为从高楼层坠落后的猫咪大多都立即死亡了,猫主人自然也就不会送医了。
95后小姑娘老板举的2年没领工资的员工例子,就类似于从高层坠落的猫咪,他是能熬到公司活下来的幸存者,但更多员工没领工资的公司基本都倒闭了,只不过他们的故事太正常了,没人讲而已。

 

那如何破解幸存者偏差呢?

 

最简单的办法就是让“死人”说话。不要只看“幸存者”的数据,而是要用全数据来比较。

 

比如,只要了解下2年没发工资的创业公司有多少活下来了(乐观估计不足0.1%),这位95后小姑娘就知道应该如何判断了。

 


判断陷阱二:只信自己信的

 

我有个比我早一年创业的朋友,他在招人时有个很特别的原则:坚决不招H地的男生。

 

为什么会有这个奇葩原则呢?

 

原来他曾经去过H地好几次,每次都从别人的口中和自己的观察中得出一个结论:H地男人很懒。

他跟我举例说,他在H地打车基本遇到的都是女司机,其中一名女司机还跟他抱怨说,自己不仅要早起开车,中午还要赶回去洗衣做饭,而她老公则是睡到日上三竿才起,吃完饭就是出去喝下午茶聊天,晚上再熬夜吃宵夜吹牛。

 

不仅是她老公,很多H地的男人都这样。这位女司机给他补充道。

 

后来,他又去H地旅游,发现某工地上很多都是女性,再一打听又得知,这儿基本都是女人在工地上干活。

 

从此,他就更加坚信H地的男人很懒。
我劝他说,咱们不能带有色眼镜看人哇,你这样做会错失人才的。

 

于是,他就试着招了一名H地的员工,结果不到一周就给辞退了。

 

为此,他还不忘忙里偷闲地过来跟我炫耀了下他的英明:“我说H地的男人懒吧,你还硬劝我招,你看我招的这个小伙子,嘴上说能吃苦,但一不愿意加班,二又嫌工作压力大,一周都没能干下来。”

 

我朋友的这种现象,就是我们在工作中容易落入的第二个判断陷阱:只相信自己相信的。

 

“只信自己信的”判断偏差主要是由信念固着和证实偏差两个原因引起的。

 


信念固着


人们一旦对某项事物建立了某种信念,尤其是为它建立了一个理论支持体系,那么就很难打破人们的这一看法,即使是相反的证据与信息出现时他们也往往视而不见。

 

 

证实偏差


人们只愿看到支持自己观点的信息的倾向。

 

信念固着与证实偏差一结合,你就会发现工作和生活中处处都会证实你的某个判断。

 

你可千万不能小瞧了信念固着与证实偏差结合的威力,所有的宗教(无论是三大宗教,还是各种邪教)都是建立在这俩基础上的。

 

那如何破解信念执着和证实偏差呢?

 

唯一可行的方法就是,让执着的人自己从信念相反的角度来做解释。




判断陷阱三:信奉绝对真理

 

人类迄今尚没有找出宇宙的本质规律,我们目前比我们自己所知道的还无知。

 

正如施一公在“未来论坛”年会上发表的“生命科学认知的极限”的演讲所说:

科技发展到今天,我们看到的世界,仅仅是整个世界的5%。这和1000年前人类不知道有空气,不知道有电场、磁场,不认识元素,以为天圆地方相比,我们的未知世界还要多得多,多到难以想像。

 

世界如此未知,人类如此愚昧,我们还有什么难以释怀?

 

所以,在我们的认知中,几乎所有的理论、方法、建议等,都没有绝对正确的,哪怕人为给它们冠上“第一性原理”也没用。

 

你在运用某个理论方法,或者采纳某条建议的时候,一定要找出这些理论方法以及别人建议背后的前提和假设才行。

 判断陷阱四:忽略多重原因

 

我们周一到周五下班前都会开一个30分钟左右的简短例会,检查和讨论各人手上任务的完成情况。

 

所有人的任务都是有挑战的,因此在推进中出现差距几乎是必然的,所以基本每次开会我们都要分析导致差距的原因,以及给出后续的改进对策。

 

这时,一件有意思的事就发生了:有的同学在会上只会找出一个原因,然后给出一个后续要做的事就觉得可以了。

比如,我们某次工作坊的参加人数未达到目标人数,例会时负责这次工作坊的同学给了一个原因,说是外部渠道曝光不够。

 

因此他给出的对策就是开通某平台的会员,因为该平台的运营人员跟他说开通会员才会给资源位。

 

其实,即使这个平台给资源位了,新增的报名人数也不足以弥补人数差距;而且即使开通会员了,这个平台也不见得会给资源位,这不过是对方运营人员的一个营销策略而已。

 

这位同学所犯的这个错不是孤例,我们绝大多数人在工作中都会掉入这样的判断陷阱:忽略多重原因的影响,只寻找那颗所谓的“神奇子弹”——即他们感兴趣的、造成差距的唯一原因。

 

具备原因多样化的观念是非常重要的。

 

一方面,它提醒我们不要过于依赖单一的原因解释;另一方面,虽然说某个原因只是造成差距的众多原因之一,但并不能说这个原因就可以视而不见。

 

那怎么将原因多样化的观念应用在具体工作中呢?

 

两个方法:

① 用框架组织出导致差距的原因,并要求符合MECE(不重叠不遗漏)法则,这样就能找出多样化的原因。

②针对原因给出的每一个对策,一定要预估出可能带来的效果,并保证这些效果相加足以弥补差距。

 

 


 判断陷阱五:硬找关联关系

 

我特别喜欢下面的这个段子:

 

三个人坐电梯到十楼。一个人原地跑步,一个在做俯卧撑,一个用头撞墙。他们都到了十楼,有媒体采访他们,你们是如何到十楼的?

 

一个说,我是跑上来的。一个说,我是俯卧撑上来的。一个说,我是用头撞墙上来的。

 

这个电梯,就是高速增长的中国经济,而那三个人,则是各种宣讲成功经验的企业家。

 


这个段子非常形象地说明了什么叫“硬找关联关系”的判断陷阱。硬找关联关系的判断陷阱,主要是由模式倾向和错觉相关引起的。

 

模式倾向

 

我们生来倾向于以某种模式理解世界,所以哪怕是纯随机事件,也一定要找出规律。

 

 

错觉相关


当我们期待发现某种重要的联系时,我们很容易会将各种随机事件联系起来,从而感觉到一种错觉相关。

 

模式倾向加上错觉相关,就给我们找各种伪规律大开了方便之门,而且很多时候我们自己还坚信不疑。

 

硬找关联关系的做法普遍存在于我们的生活、工作当中,无论是事业有成的企业家,还是高学历的大学教授,或者是普通基层职员,大家都在孜孜不倦地发现、提炼和分享各种不存在的伪规律。

 

那如何破解呢?

 

方法有两个:

① 从心理上愿意接受自己发现的“规律”被推翻

② 从实践上对新发现的“规律”加以验证,而不是盲目采纳或应用。

 


 

高估个别例证、只信自己信的、信奉绝对真理、忽略多重原因、硬找关联关系,这五个判断陷阱,一方面是由我们的生物特性引起的,比如模式倾向导致了我们一定要找一个关联关系出来。

 

但更主要的是因为我们缺少必要的统计学、社会心理学基础造成的。

 

比如,不管基础概率的幸存者偏差,导致盲信个别例证;不清楚信念执着、证实偏差这些社会心理学概念,导致了自己的偏执和狭隘。

 

不过,如果你能掌握以下这几个主要的思考与判断方法,就可以轻易避开这些判断陷阱,大大提高自己决策的质量。

 

从心理上认可自己可能会犯错,对自己的判断多做逆向思考、多加以验证。

 


不要只看“幸存者”的数据,而是要用全数据来比较。


 

一定要找出理论方法以及别人建议背后的前提和假设。

 

 

多用框架思考,而不是零散地思考。


 



标签:   工作 判断 陷阱